首頁1
東京灣的科技與創新:把握產業鏈上游及核心技術以“控心”應對“空心”
發布時間:2019-12-18     

東京灣是目前公認的世界三大灣區中GDP規模最大的灣區,在從“世界最大工業帶”到“知識型灣區”的轉型中,其創新能力不斷得到認可。

在科睿唯安發布的《德溫特2018-2019年度全球百強創新機構》報告中,日本上榜企業數量達到39家,蟬聯榜首;其中,位于東京灣區的有26家。這也意味著,全球26%的“創新百強”位于東京灣區。世界知識產權組織最新發布的《2019年全球創新指數》顯示,按城市圈劃分,位于東京灣的京濱工業帶(東京和橫濱都市圈)在科技城市群當中蟬聯第一。
創新能力的鑄成并非一蹴而就,這背后是東京灣區產業結構的調整和升級,以及日本的學術、企業資源不斷向東京灣的聚集。
東京灣也是三大灣區中高端制造業最為突出的灣區,盡管從占比看,經歷數次產業結構調整后,東京灣的產業如今已是第三產業為主、高端制造業為輔,分布較為均衡,但不論是從科研投入還是創新成果上看,制造業依然稱得上是“中流砥柱”之一。
得益于極強的創新能力和在關鍵技術、工藝上的能力,即便在面向消費者的最終制成品市場上份額出現了下降,日本企業在設備和材料、元器件及零部件等上游領域依然擁有較高且穩固的市場份額。
而若是從跨國公司全球化布局的角度看,雖然日本也經歷了企業海外生產基地不斷增加、海外生產比重上升的階段,但附加值較高、技術密集、研發在產品生產周期中占據重要地位的核心生產仍留在了本土,這也一定程度上抵消了產業升級過程中對本土產業空心化的擔憂。

東京灣的超級聚集

日本富士通總研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提供的數據顯示,日本資本金10億日元以上的大企業中超過一半總部位于東京;東京灣區的大學占到了全日本的三成左右;東京及周邊的“大東京”范圍內集聚了日本五成的創新研究機構和六成的研發人員。
“東京聚集了大量的大學和研究機構,利用開放創新的方式將這些學校和機構的創新成果信息公開,對接企業,有興趣的企業可以探討后續的商業化,東京都、各個區都會進行支援。”日本丸紅經濟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李雪蓮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企業方面,以2019年世界財富500強榜單來看,除本地經營企業外,52家上榜的日本企業中有43家明確地在東京灣設立了總部,總部不在東京灣區的企業均在東京灣設立了“第二總部”。擴大在東京灣區的布局成為注冊地本不在這里的企業繞不開的選擇。
“絕大部分的日本企業都會把總部設在東京。在美國、德國或者是中國,企業總部一般會分散在各個城市。”瑞薩電子(Renesas)高級副總裁真岡朋光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這家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半導體企業總部就位于日本東京都的豐州。“東京成為了一個人才非常集中、情報流通性非常高的地方。
也正是因此,外加東京灣區龐大的本地市場及應用場景,對于起源地不在東京灣區的企業,布局東京灣的意義還包括進入大數據、人工智能、醫療保健、新能源汽車等新的業務領域。
村田制作所(Murata)是一家位于關西的京都企業。盡管在大眾印象中名氣可能并不算大,但實際上,這家創立于1944年的企業在全球被動元器件市場牢牢掌握著優勢,年營收超過15000億日元(約140億美元)。
為布局關東市場,該公司先是在1988年于橫濱開設了專注研發的橫濱事業所,又隨后在1993年設立了專注銷售的東京支社。而隨著近年公司業務的發展,在關東地區強化研發體制已成為該公司“一個重要的課題”。
為此,在橫濱市“港未來”整體開發計劃下,村田正在橫濱建造新的創新研發中心。目前,該公司的研發仍是以本社和村田野洲事務所等關西地區為中心,但村田制作所相信,在建的橫濱創新中心未來會在其研發體制的布局中扮演重要角色。
“現有的橫濱事業所主要面向通信市場的開發。而在建的研發中心主要針對的是我們想要進入的新市場,比如汽車、能源、醫療保健,這是我們未來的目標市場。”村田制作所東京支社管理部部長、橫濱事業所擔當部長小杉雅明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橫濱市本身在重點建設港未來地區,希望大企業能夠入駐,將研發等職能放在這里。”村田制作所企宣部部長小澤敏之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進一步解釋稱,“村田恰好也有意愿進一步布局關東市場。

把握產業鏈上游優勢

據世界銀行數據,日本制造業占GDP比重已從1994年的23.49%降至了2009年的19.15%,并在逐步回升之后,于近年穩定在了20%-21%之間。盡管在該國經濟中所占比重已難回1989年26.5%的水準,但不論是從科研投入還是創新成果上看,制造業依然是驅動經濟發展的“中流砥柱”之一。
據日本總務省數據,在2017財年(2017年4月-2018年3月)中,日本科研費占GDP比重為3.48%,總額達19萬億日元,刷新了歷史紀錄。企業的研發投入為13.8萬億日元,占比超過七成;其中,投入到制造業的研究經費約為12萬億日元,占企業研發投入總額的86.8%。
從總部位于東京灣區的世界500強企業來看,與制造業相關的約占四成;而入圍科睿唯安“創新百強”榜單的日本企業,幾乎全部與制造業相關。有研究認為,在果斷拋棄家電等產業后,零部件制造已經成為日本制造業的關注重點。
日本制造業在國際競爭中也并沒有式微。例如,德勤與美國競爭力委員會發布的《2016全球制造業競爭力指數》顯示,日本制造業在2010、2013和2016年的競爭力排名分別為第六、第十和第四位;而根據預測,其在2020年將繼續維持在第四位。以極強的創新能力為基礎,以國際化戰略布局為策略,日本制造業在走出低迷的同時,已經實現了又一次轉型。
以曾在20世紀70年代迅速崛起、銷售額一度占據全球市場的半壁江山的日本半導體產業為例,行業分析機構IC Insights數據顯示,1990年時,日本企業曾占據了全球十大半導體公司中的六席,總體的市場份額亦達到了49%;而到2017年,榜單上已僅有東芝一家,占有率也降至了7%。
“雖然其中包含很多要素,但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市場的變化。全球范圍內,支持我們的供應商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真岡朋光表示,“我覺得,日本企業沒能很好地對此做出應對。
不過,在半導體產業上游,日本企業仍手握穩固的優勢。以半導體設備為例,行業分析機構VLSI Research以2016年相關領域的營收數據為基礎的統計報告顯示,有4家日本廠商進入2016年全球十大半導體設備廠商之列。
在真岡朋光看來,與其說是“轉移到上游領域”,不如說是面對不斷變化的市場,在上游等領域擁有強項的企業才能存留下來。“所以,面對不斷變化的市場,如何應對顯得非常重要。
已有學者指出,比起“空心化”,對日本制造業更合適的形容應當是“控心化”。一方面,這些產品附加值較高、技術密集,研發在產品生產周期中占據較重的地位;另一方面,由于體量不大,其優質性與企業規模大小也就沒有太大關系。一個體現就是,在日本電子產業整體“衰退”的背景下,一批上游的“小巨人”卻愈發強勢。
例如,在電容器領域,村田制作所擁有著極高的市場占有率。尤其在被動元件MLCC(片式多層陶瓷電容器)上,其市占率居于榜首。MLCC被廣泛應用于各類電子設備之中,已是目前應用最為普遍的陶瓷電容產品,以村田為代表的日本企業一起占據了該產品過半的市場份額。而受益于5G等領域的增長,其市場需求仍在擴大。

漸進式的迭代

諾丁漢大學教授約翰·奧頓(John Orton)曾在其著作中指出,日本企業在開發和計劃產品時,會先確定一個可能賣得出去的產品作為目標,然后“倒著想”設計出最能夠實現這個目標的研究、開發、生產乃至銷售方案,且各個部門之間對這一目標的觀點也實現了流動。

這種“倒著想”的思路被認為是日本電子產業在上世紀取得驚人的成就的重要原因之一。時至今日,它對日本企業的創新側重依然有所影響。

 “如果單從數量上看,日本企業的內部改善次數可以說是非常多。”羅蘭貝格咨詢公司日本執行合伙人長島聰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其重點在于,觀察自己所做的事情,從中找到欠缺之處;而把這些缺點補足之后,下一步就會是設定一個不太容易實現的突破性的目標、以及去思考如何實現它。

“這有利于逐一去完成很多的目標。”他說,“簡單地把它和新事物產生的數量去做一個比較,那日本絕對是一個善于改善的國家。”不過他也堅持認為,這并不意味著日本企業創造的新事物就很少。

真岡朋光也以瑞薩電子自身舉例。對該公司來說,如何將技術產品應用在客戶端非常重要。“我們需要在考慮這一點的同時,進行新產品的規劃和實際開發。”他說,“比如在產學合作的活動中,我們也會事先討論好這種產品會被怎樣運營、與什么市場需求相關,然后再進行共同的開發和研究。

日本貿易振興機構亞洲經濟研究所副主任研究員丁可認為,如果將技術創新分為“跨越式的突破”和“漸進式的迭代”兩類,前者從零開始、也更容易被顛覆,它是如今數字經濟中多見的技術體系;而后者則注重持續的發展和積累,并可以長期的應用。

毫無疑問,日本企業更擅長的是“漸進式的迭代”。在采訪中,幾家企業也都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展示了他們持續精進迭代的成果,例如瑞薩電子能夠將功耗降至超低,甚至實現產品生命周期無需充電或更換電池的SOTB技術,以及村田制作所體積越做越小、性能卻保持一致甚至進步的電容器。“日本企業很擅長將自己已有的技術繼續精進,也憑借這一點保持了高競爭力。”長島聰表示。

丁可指出,此種擅長也與日本制造業的行業格局有關,即基本上都是競爭性的寡頭格局,汽車、電機、半導體等領域均由幾家大企業所把握。“大企業都有各自的體系,每個中小企業基本上都很穩固地進入某一家大企業的協作體系中,并保持長期的合作關系。”他解釋說,“這就不太用考慮市場的問題,因為訂單是有保證的,他們可以將更多的精力投入技術研發,幾十年如一日只做一個東西、只鉆研一個技術。

不過,在5G、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新技術驅動的新一輪科技變革中,全球范圍正在出現與以往完全不同概念的創新技術。如何在這樣的背景下保持競爭力也是日本企業如今需要思考的問題之一。“但正如剛才所說,很多初創和中小企業在進行嘗試,雖然不能說已經取得了成功,但還是很值得期待。”長島聰表示。

新趨勢下的潛能

東京灣區內,除了周邊地區,即使在東京都也依然聚集著一批制造業。東京板橋區議員長瀨達也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同有著大型臨港工業區等生產聚集地的神奈川縣、千葉縣一樣,東京都內也依然有工業區域,例如在他所處的板橋區。
大田區和板橋區的工業制品產量在東京23區中分列第一、第二位區,他們每年的生產規模分別約為4000億日元和3800億日元。“不過,現在隨著東京地價逐步變高,一些類型的企業也遷移到了外地。”長瀨達也介紹說,“(在板橋區)這主要包括與光學和印刷相關的企業。
目前在板橋區,這里代表性的企業有生產高質量的體脂秤、體溫計等產品的百利達公司(Tanita),生產相機的賓得(Pentax)和尼康(Nikon)公司,以及其他生產望遠鏡等光學元器件的生產公司。“智能制造”在東京灣的高端制造業中仍有著廣闊的發展空間。
實際上早在1989年,日本就提出過一項“智能制造系統”(IMS)國際合作計劃。盡管也曾得到了多方的參與,但并未取得成功。日本富士通總研主席研究員金堅敏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當時的日本企業很快就發現,通過全球化的布局同樣可以實現效率的提升,而IMS則需要大量的投資,其熱度也因此很快褪去。
    而如今,“工業4.0”等新概念下的智能制造和IMS有著明顯的區別。“技術不一樣,網絡不一樣,與消費者的溝通也不一樣,工業4.0是新一代的智能制造。”金堅敏說。日本并未照搬德國“工業4.0”或GE提出的“工業物聯網”,而是提出了新的Society 5.0,其關鍵在于人工智能(AI)和物聯網(IoT)的結合,也就是AIoT。
例如,擁有可用于智能制造的嵌入式AI等技術的瑞薩電子,其自身也是智能制造的積極實踐者。據真岡朋光介紹,該公司已經在其三個工廠內投入使用了嵌入式AI技術,預計可達成每年削減10億日元成本的效果。此外,GE醫療日本區的日野工廠也正嘗試在使用該技術提升生產效率。
不過金堅敏仍指出,盡管政府和研究人員思路的轉換會比較快,但企業的轉變其實較慢。原因之一是,過去日本企業已基本完成信息化升級,這導致了思維的停留。而對于數據需要實時處理和反饋,并通過AI和大數據實現可預測、可視化,進而支持決策等方面卻沒有及時認識和理解。另一個原因則是,企業的投資需要看到回報,而對AIoT的投資需要達到一定量之后才能見到成效。
另一個新趨勢是,日本企業過去頗具特色的管理和工匠文化也在發生著變化。例如,近年來一些制造業公司開始“歐美化”。長島聰指出,已有日本公司更加接近歐美的企業文化,這主要發生在一些汽車零部件廠商和半導體公司,盡管數量上看還并不是很多。
“比較‘歐美’的是,他們有了非常細致的KPI,并采取自上而下的管理方式。他們嘗試通過這種方式,一定程度上減少日本人傳統的工作方式帶來的低效性,以創造更多的利潤。”長島聰說,“但是在這個企業工作的仍然是日本人,單純完成上級下達的KPI對他們來說是很難實現的。他們仍然有那種想要自己下功夫去創造、去改善的文化,這在一些公司身上也有所體現。
丁可認為,這種“工匠文化”在研究機構和中小企業帶來的另一個影響是,研究人員會特別擅長技術研發,卻不善于商業模式的創新,也不太會主動將技術商業化、主動去首先使用。這也導致了眾多擁有潛力卻未能商業化的技術的存在。
新的嘗試則包括,投資機構、咨詢公司、政府平臺等多方展開合作,在資金、信息情報、商業化應用和商業網絡等多個方面發揮各自優勢,尋找和支持擁有優秀技術的企業和團隊,幫助這些新技術取得專利和進行商業化嘗試,或是對其他有意愿將這些技術商業化的初創公司進行支持。
例如,2019年3月,為推進九州大學先進有機光電中心在電流激發型有機半導體激光二極管(OSLD)上的突破性研究成果的應用,該校成立了初創企業KOALA Tech;隨后在7月1日,羅蘭貝格、Beyond Next Ventures和astamuse三家公司就同時宣布了對KOALA Tech的支持。

來 源丨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記 者丨翟少輝 東京報道

編 輯丨李艷霞

請猛戳右邊二維碼





公眾號ID

dawanquyanjiu

專題

本專題做內容收集,如果你信了,希望不要上當,如果不信,希望不要錯過發財的機會

最新資訊

全球產業鏈重構:“混亂”不是深淵,而是階梯

戰術上重視敵人,戰略上藐視敵人。文:本刊記者莊文靜責任編輯:朱冬12月15日是個重大的日子。美國政府對華為的禁令是否在這一天啟動生效?美國對從中國進口的約3000億美元商品加征10%關稅,12月15日的第一批加征是否實施?中美貿易談判是否能達成第一階段協議?這一天,不管這些是否能見分曉,可以預見的是:貿易混戰不會短時間結束,早已開始的全球產業鏈重構,還將在混亂中,進入加速階段。可是,不管是各主要經

鴻仁學堂,金融企業的人才伙伴

鴻仁學堂創始于2003年,秉承幫助伙伴,共創卓越的辦學理念,在畢業前兩年前就深耕校園,幫助在校大學生了解自己,了解行業,了解崗位,從而解決學生最為迷茫的:職業目標定位,正確職業態度的樹立這兩大困擾企業校招的難題,為伙伴企業提供急需的高潛質一線銷售和一線生產供應鏈人才,同時也為企業在非中心城市招聘和學員還鄉就業提供匹配平臺。以下是近三年鴻仁就業本行業知名企業學員名錄:德勤德勤會計師事務所(Deloi

用“金融思維”看世界

「聚慧鏈-在職碩博教育專業咨詢」▲11年專業經驗,1對1免費咨詢MBA丨EMBA丨DBA丨PHD丨研修班本文選自《跨界戰爭》關于房價,如果能用金融思維去看待它,你就明白為什么房價在一路飆升了,而且什么時候才能下跌了。未來的每一件物品、每一項服務、每一個企業,都可以變成一個金融產品,然后對其進行金融運作。比如電影的金融化,當你在看電影,別人卻在賭票房。什么是金融運作?就是推動資金依次流入最有效率的國

隨機資訊

監管趨嚴,核心競爭力如何突圍消費金融?

文|舒典品鈦研究院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消費增長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60.1%。隨著消費在國民經濟中主要拉動地位的穩固,消費金融與之相輔相成,逐漸融入到居民的日常生活中,并成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三年前,2015年全國消費金融規模僅為19萬億,2018年底這一數字已經近40萬億元,然而市場并不飽滿。據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2019年中國消費金融發展報告》顯示,目前我國仍有近40%成

央行政策不斷,中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不斷緩解!

利率降低12月2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通過綜合施策,10月末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同比增長23.3%,比全部貸款增速高近11個百分點,利率下降0.64個百分點。今年前三季度五家大型銀行也提前超額完成了《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今年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小微企業貸款要增長30%以上的目標。不過,解決小微企業融資問題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工作,降低小微企業融資融資成本、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發展是一項長期的、艱巨的

深圳發布十大違法廣告“典型”!

近日,深圳市市場和質量監管委發布2018年典型虛假違法廣告案件公告。公告共有10宗典型違法廣告案,涉及房地產、醫療、金融服務等多個行業。具體看看都是誰?違反了哪些規定?案例01深圳市好日子經貿有限公司發布違法廣告案件當事人在深圳好日子公眾號上發布煙草圖片廣告,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第二十二條的規定。深圳市市場和質量監管委市場稽查局作出處罰決定,責令停止發布違法廣告,處以800000元罰款。

福利彩票快乐十分计划 南京麻将群 上海按摩女特殊服务 香港鸿运两肖四码论坛 吉林快3时时彩网站 大发pk10开奖历史查询 有没有在线赌钱麻将 意甲足球联赛况积分榜 皇城娱乐棋牌官网 山西20选8快乐十 pk10视频 腾讯分分彩计划免费计划 免费安徽快3过滤软件 新11选5 任选2 番号网 湖北11选5遗漏 河南体彩快赢481开奖查询
資訊評價
    認為經典用戶數:3
    認為垃圾用戶數:4
資訊評價